主页 > 六合走势图技巧 >

马上就要被推进手术室了

2018-07-25 22:18
  马上就要被推进手术室了,住院半年,准备了半年,说好了不怕的,但从被通知到现在,牙一直在打战,很没出息吧。”肺移植手术前夜,16岁的任雪给班主任老师发了这条短信。
  
  这个夜晚对任雪来说无疑是刻骨铭心的,为了这一刻,她足足熬了漫长的4年。“就像长期走在一个黑暗的隧道里,看不到前方的光亮。”自从2012年被确诊为特发性肺动脉高压——被称为“心血管疾病中的癌症”——这个平均存活时长只有3.78年且无法被治愈的疾病,就像一片驱不散的乌云始终笼罩着这个三口之家。
  
  生死抉择间,再冷静的人也难免抱着赌徒心态——“如果不做移植,孩子的最终结果都看得见;如果做移植,还可以搏一搏。”反复权衡后,任雪的父亲态度坚决:“除了肺移植,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。”2016年春节刚过,一家三口就从北京赶到无锡人民医院肺移植中心,想在这里为孩子搏出一片天来。
  
  卫生部的统计数据显示,我国每年约有100万器官衰竭患者,其中30万人急需器官移植以拯救生命,但能获得移植机会的仅有1万人左右。
  
  漫长的等待合适的肺源是任雪唯一的希望。为了等待合适的肺源,她已经在医院里守了将近半年。这天晚上,医院传来消息,让任雪做好肺移植的手术准备。但无论是她,还是父母,都不敢轻易放宽心——只要一刻没亲眼见到肺源,变数就仍然可能出现。
  
  第二天早晨,直到无锡人民医院肺移植专家陈静瑜走进病房时,任雪的父亲还悬着一颗心。这位父亲一直表现得沉稳坚强,但此刻却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急切。他焦急地询问肺源的情况,仿佛置身黑暗的人终于找到了光亮的出口。体察到他的紧张忐忑,陈静瑜贴心地安慰道:“放心,肺的状态很好。”
  
  小姑娘则抓住陈静瑜的胳膊,怯生生地说:“请您一定要亲自做这个手术啊。”作为国内肺移植的“头把刀”,陈静瑜亲自出马,对任雪和她的父母来说,是极大的心理安慰。事实上,陈静瑜平日里的工作强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:平均3天做一台肺移植手术,科内每年还要做1100多台普胸手术,而即将开始的这台手术正是他2016年做的第80例肺移植手术。
  
  中午12点,任雪进入手术室。
  
  器官从哪里来就在任雪被推进手术室的这一刻,一颗新鲜的肺正搭乘着飞机从南宁机场滑翔起飞。“22岁,男性,摔伤,脑死亡。”这是此刻焦急守候在手术室门前的任雪父母,对这颗来自遥远广西的救命肺源仅知的一点信息。按照器官捐献的双盲原则,他们无法获知更详细的信息。
  
  在同一座医院医务科里工作的钱共匋或许能解开这个谜题。今年33岁的他是无锡人民医院OPO(器官获取组织)的元老,对器官捐献的流程再清楚不过。作为器官捐献协调员,他的使命就是发现潜在的、符合条件的捐献者,说服他们的家属,并协助完成器官捐献的全过程。正如移植界一直推崇的那句话:没有捐献就没有器官移植,就没有新生命的诞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