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六合彩走势图 >

破坏这个命令的就是教皇大加赞许的一个人

2018-07-26 15:48
  那一年,被卷入十字军东征洪流的,不仅仅是贵族骑士,平民们的热情也更加高涨。
  
  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矮个子,骑在驴上四处奔波。他到哪里,就把狂热传播到哪里。
  
  这个人就是隐士彼得。他如同一块巨大的磁石,所到之处,人们像铁屑一样纷纷向他聚拢。这个不成功的战士、不合格的父亲、不诚实的教徒,几个月内奇迹般地成了英雄、圣人和偶像。
  
  彼得呼吁大家抛开世俗的羁绊,立刻投身东征洪流,大家群起响应。农夫出售葡萄园,工匠出售工具,牧人出售羊群。贫穷到极点的人没什么好卖的,干脆就拿上一根拐杖上路。
  
  那是历史上难得一见的景象:没有任何武力强迫,成千上万的人自愿走出家门,去参加万里远征。父母给孩子送行,妻子给丈夫送行,他们骄傲地哭泣着。有的人实在难以抛开家庭,就干脆赶上一辆牛车,带上全家,向东进发。
  
  那一年,被卷入十字军东征洪流的,不仅仅是贵族骑士,平民们的热情也更加高涨。
  
  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矮个子,骑在驴上四处奔波。他到哪里,就把狂热传播到哪里。
  
  这个人就是隐士彼得。他如同一块巨大的磁石,所到之处,人们像铁屑一样纷纷向他聚拢。这个不成功的战士、不合格的父亲、不诚实的教徒,几个月内奇迹般地成了英雄、圣人和偶像。
  
  彼得呼吁大家抛开世俗的羁绊,立刻投身东征洪流,大家群起响应。农夫出售葡萄园,工匠出售工具,牧人出售羊群。贫穷到极点的人没什么好卖的,干脆就拿上一根拐杖上路。
  
  那是历史上难得一见的景象:没有任何武力强迫,成千上万的人自愿走出家门,去参加万里远征。父母给孩子送行,妻子给丈夫送行,他们骄傲地哭泣着。有的人实在难以抛开家庭,就干脆赶上一辆牛车,带上全家,向东进发。
  
  很快,这个运动开始有失控的迹象。
  
  教皇乌尔班二世开始发布命令,想缓和一下这种狂热。但太晚了,这些指令毫无效力。乌尔班也许创造了十字军,但他根本无法控制十字军。
  
  十字军运动已经成了一只庞大的盲兽,在欧洲横冲直撞。
  
  乌尔班曾经规定:所有的十字军应该同时出发,在君士坦丁堡统一集结,然后攻入亚洲。这个规定说明,乌尔班当初设想的是一支真正的军队。可现在东征已经演变成一场浩大的社会运动。
  
  这个设想也就全盘落空了。
  
  破坏这个命令的就是教皇大加赞许的一个人——隐士彼得,但他也是身不由己的。
  
  隐士彼得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可他却被自己的成功压倒了。追随他的人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急不可耐。更多的人还在接踵而来。
  
  与其说彼得在率领这4万人,不如说他陪着4万人,跌跌撞撞地向东挺进。
  
  人民十字军计划横穿欧洲大陆,抵达君士坦丁堡,然后从那里渡海前往亚洲。
  
  首先,他们要穿过匈牙利和保加利亚两个国家。这两国也是基督教地区,但与西欧国家交往极少。
  
  开始的时候,一切还算顺利。匈牙利国王同意向十字军出售补给。十字军沿着多瑙河一路东进,和平地穿过了匈牙利领土。6月20日,他们抵达匈牙利边境城市塞姆林。
  
  这时,彼得的大部队赫然发现:在城头,悬挂着16套衣服和武器,衣服上绣着血红的十字——十字军的标志。不久前,有部队路过塞姆林,阵中竟然有16名士兵留在城里抢劫。愤怒的市民把他们捉住,剥光了衣服,夺下了武器,然后将他们赤条条地赶过了萨瓦河。
  
  人民十字军多半是普通农民,生平第一次这样长途跋涉。周围的环境又是如此陌生荒凉,他们的神经本来就已高度紧张,这件事则更让他们惶恐不安。十字军中开始流传一个谣言:匈牙利人和保加利亚人联合起来,在萨瓦河边围歼了先前的部队,现在他们同样要消灭我们!
  
  恐惧和愤怒在营地里升腾。最终,一件琐事成了导火索。
  
  一个十字军成员想买一双鞋,他和卖鞋的塞姆林人发生了争吵。前者认为后者在敲诈,后者认为前者在抢劫。争吵变成了斗殴。消息迅速传到了营地,十字军热血沸腾,拿起刀剑冲向市场,然后发生了一场屠杀。
  
  十字军里的无赖、杀人犯、土匪首先开始杀戮,然后整个群体的破坏欲都被点燃。杀戮有一种“广场效应”,在人群中雪崩似的传播。邪恶的人,善良的人,平庸的人,他们在人群中都可以变成一种人:嗜杀的人。
  
  塞姆林沦为废墟,4000人惨遭屠戮。隐士彼得看着眼前的一切,目瞪口呆。他想制止,却无能为力。十字军中可能有很多厌恶杀戮的人,但他们也只能沉默不语。
  
  他们很难回头,除非这个群体被摧毁。那时,他们才会恍然大悟,重新变回脆弱善感的凡人很快,这个运动开始有失控的迹象。
  
  教皇乌尔班二世开始发布命令,想缓和一下这种狂热。但太晚了,这些指令毫无效力。乌尔班也许创造了十字军,但他根本无法控制十字军。
  
  十字军运动已经成了一只庞大的盲兽,在欧洲横冲直撞。
  
  乌尔班曾经规定:所有的十字军应该同时出发,在君士坦丁堡统一集结,然后攻入亚洲。这个规定说明,乌尔班当初设想的是一支真正的军队。可现在东征已经演变成一场浩大的社会运动。
  
  这个设想也就全盘落空了。
  
  破坏这个命令的就是教皇大加赞许的一个人——隐士彼得,但他也是身不由己的。
  
  隐士彼得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可他却被自己的成功压倒了。追随他的人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急不可耐。更多的人还在接踵而来。
  
  与其说彼得在率领这4万人,不如说他陪着4万人,跌跌撞撞地向东挺进。
  
  人民十字军计划横穿欧洲大陆,抵达君士坦丁堡,然后从那里渡海前往亚洲。
  
  首先,他们要穿过匈牙利和保加利亚两个国家。这两国也是基督教地区,但与西欧国家交往极少。
  
  开始的时候,一切还算顺利。匈牙利国王同意向十字军出售补给。十字军沿着多瑙河一路东进,和平地穿过了匈牙利领土。6月20日,他们抵达匈牙利边境城市塞姆林。
  
  这时,彼得的大部队赫然发现:在城头,悬挂着16套衣服和武器,衣服上绣着血红的十字——十字军的标志。不久前,有部队路过塞姆林,阵中竟然有16名士兵留在城里抢劫。愤怒的市民把他们捉住,剥光了衣服,夺下了武器,然后将他们赤条条地赶过了萨瓦河。
  
  人民十字军多半是普通农民,生平第一次这样长途跋涉。周围的环境又是如此陌生荒凉,他们的神经本来就已高度紧张,这件事则更让他们惶恐不安。十字军中开始流传一个谣言:匈牙利人和保加利亚人联合起来,在萨瓦河边围歼了先前的部队,现在他们同样要消灭我们!
  
  恐惧和愤怒在营地里升腾。最终,一件琐事成了导火索。
  
  一个十字军成员想买一双鞋,他和卖鞋的塞姆林人发生了争吵。前者认为后者在敲诈,后者认为前者在抢劫。争吵变成了斗殴。消息迅速传到了营地,十字军热血沸腾,拿起刀剑冲向市场,然后发生了一场屠杀。
  
  十字军里的无赖、杀人犯、土匪首先开始杀戮,然后整个群体的破坏欲都被点燃。杀戮有一种“广场效应”,在人群中雪崩似的传播。邪恶的人,善良的人,平庸的人,他们在人群中都可以变成一种人:嗜杀的人。
  
  塞姆林沦为废墟,4000人惨遭屠戮。隐士彼得看着眼前的一切,目瞪口呆。他想制止,却无能为力。十字军中可能有很多厌恶杀戮的人,但他们也只能沉默不语。
  
  他们很难回头,除非这个群体被摧毁。那时,他们才会恍然大悟,重新变回脆弱善感的凡人